《错惹腹黑小狼狗》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错惹腹黑小狼狗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大葱丝丝

简介:双向治愈 自由散漫元气老少女&腹黑小狼狗方龄刚认识孔小芒的时候,觉得孔小芒腹黑嘴毒,除了长得帅也没其他优点了。可后来发现这只小狼狗追她的时候有狼性,逗她开心的时候会卖萌,守护她的时候还会暖人,关键是他还脑洞清奇,时不时给人意想不到的小惊喜。

角色:

错惹腹黑小狼狗

《错惹腹黑小狼狗》第1章 他果然有病免费阅读

“该死,组织了好几天的写生,关键时候居然迟到了。”方龄手绕到背后按住双肩包,加快了步子一路小跑起来。

上个月,方龄收到她老师楚颜的邀请,到画室担任兼职美术老师。这周六,画室组织来湿地公园写生,前期组织联络工作她都做得很好,结果到达湿地公园的时候她走错了门,绕了个大圈子,她竟迟到了。

她边走边看微信群里楚颜发的定位,总算是快要找到大部队了。她重重地喘了口气,感觉脖子和后脑一股热气往上涌,脸颊也开始发热。她今天出门得急,脸上就只涂了一层防晒,草草画了下眉毛,白净的脸上此刻泛着红晕,像极了某种刚刚成熟的果子,天然好看,由内而外地透着股香甜气息。

方龄看到湖边聚集了一群人,小孩大人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画板颜料各色背包杂乱地扔得到处都是。

楚颜正坐在地上给三个学生点评画作,她飞快地和方龄交换了一下眼神,方龄朝她挤了挤眼睛,调皮地一笑。

方龄这才松了一口气,自己的迟到目前来看还没有引起什么麻烦。

坐在方龄脚边的胖团抬起头来朝她憨憨地一笑,亲昵地和她打着招呼,她来画室还不久,能记下的学生名字还没几个,其中胖团给她印象最深,因为这孩子的身材和她喜欢的咕咚熊很像,在画室上课的时候总是见缝插针地吃零食,画画的水平也是一言难尽,他不按老师说的章法,但时不时又出现一笔神来之笔,让她都不好怎么评价。

方龄蹲到胖团身边,这才发现胖团垂下的一只手里还抓了只吃到一半的冰糕,冰糕开始融化了,表面光滑,在太阳底下泛着诱人的色泽,让他忍不住去看。

“快吃吧,楚老师没看这边。”方龄太能作为一个吃货此刻的心情了,便帮着胖团挡在了他和楚颜中间。

胖团才听到“快吃吧”这三个字,赶紧将冰糕往嘴里塞,吃得酣畅淋漓,完全不想停下来。

方龄将胖团旁边的画板拿起来,立马皱起了眉头,这是一张风景写生,主体是靠近湖边的一艘木船,而这船画得像是一只碗,没半点木头的感觉。

“胖团同学,请你看看你画的画。”方龄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给胖团打掩护,这时,她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一双长腿朝他们这边走来,她觉得这应该是胖团的爸爸,心想,“这孩子怎么没遗传到他爸的好身材。”

“楚老师给我看过你在画室这几年画的画,你八岁的时候就已经不像这样子画画了,这完全不是你的水平啊,你画的这船很像是一只碗,就算是画碗你平时画的碗也比这个要画得好啊。”方龄实在是看不过去,但是批评的话又尽量说得委婉一点,免得让正走过来的胖团爸爸难堪。

胖团一个劲地吃他手里抓的冰糕,眼睛不敢看向别处,生怕眨眼的工夫即将融化的冰糕会从棍子上掉下来。

方龄眼角余光察觉到胖团爸爸已经站在了她的旁边,这人一勾着身子,立马为她遮去了照在她身上一半的太阳,让她感觉背后有些发冷。

“胖团爸爸,大家画画不是每次都能发挥出很好的水平,胖团今天是因为心思在吃的上,下次他用点心,肯定能比今天画得好。”方龄的语调既带着作为老师的权威感,为了避免尴尬又要笑着调侃,说着在胖团肩头拍了拍,以示鼓励。

胖团瞪大眼睛,将最后一口冰糕咽了下去,舔舔嘴巴,看向方龄身后的“胖团爸爸”。

方龄也跟着转头,猛然发现,在她斜上方搁着的,竟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仔细看看好像比她还年轻。

“这不是我画的,是孔哥哥画的。”胖团起身去旁边拿他已经画好了的画。

方龄也跟着起身,将她手里的画朝这位孔哥哥递过去,这才清楚地看到这人的样子。

他几乎比方龄高出了一个头,身形修长,很有一种少年的清瘦感。他穿了一件灰色的短袖T恤,来接方龄手中的画的时候,那晒得略黑的手臂立马吸引了方龄的目光,那种匀净和利落感她只在漫画里才看到过。

她抬头,猛地盯在了他的脸上,果然如她前两秒的直觉一样,这还真是一张年轻好看的脸,脸部线条不是那么柔和,但又说不出地流畅,一双黑色的眸子里像有股吸力一般,让她看了一眼之后,目光又被吸了回去。他的眼尾上挑,眼皮线条利落干净,眼神中带着几分孤傲和冷漠。而他的鼻子和嘴唇又有些幼态感,好像随时嘴上的某个微表情就能泄露他的某些秘密。

方龄看了看他的嘴角,很想知道他嘴角上扬会是什么样子,她猜肯定会有点可爱,那些长得好看的人很多都是不笑的时候酷酷的,一笑起来又无敌可爱,真是要命。但她感觉眼前这人笑的样子怕是很难看到,不是因为他有多酷,而是因为他看上去有点像是个问题少年。

方龄瞥了一眼这孔哥哥手里那幅小学生水平的画作,有些想笑,心下嘀咕道:“样子看上去这么聪明的人,画起画来竟然这么笨。”她忍住嘲笑,硬装出礼貌的笑脸故作轻松地解释道:“没关系,你可能画得有些抽象……”

方龄这故作轻松的解释并没有让自己放松下来,刚刚她以为他是胖团爸爸,还对他的画一番贬损,说他的画比胖团的水平还不如,她又不知道他的底细,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住。

而这时,方龄感觉到对方的注意力并不在她如何评价他的画上面。他盯着她看了又看,中途皱了两次眉,张了张嘴,好像有什么话要问她,但又没开口,那种样子就好像是他早已经见过方龄,现在将她认了出来。

“我们认识吗?”方龄在心里说了一句,她这话还没问出口,那人便拿着画准备走了,他再次看了方龄一眼,低头说道:“OK,谢谢。”

本来是一句道谢的话,语气却那么冷冷的。

方龄看着他的后脑勺,他留着圆寸头,后脑的骨感很明显,脑袋微微昂起的样子更添一分桀骜之感。方龄能清晰地回忆起他的样子,总觉得有这样一张俊美的人要是性格温润笑容温暖那该有多好啊。

方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她看到楚颜这会儿有空了,便将她叫到一边,小声问道:“楚老师,是不是新来了一个成年学生啊?感觉怪怪的。”

楚颜的年纪都够得上做方龄的长辈了,但是两人认识多年,相处得像好朋友一样。

“对,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他叫孔小芒,他和其他学生不一样,他来画室主要不是为了学画,是来治疗的。”楚颜说道。

“治疗?”

“治疗什么?他有……病?”方龄小心地问道,又在心里加了句“他果然有病”。

                           

原创文章,作者:大葱丝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tfgi.com/read/2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