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冢:寻魂引渡》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鬼冢:寻魂引渡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桥下焰

简介:她死的那天,宋府朱门红楼,喜字高照。十里红妆,唢呐鸣廊,多得是檐下拜喜客。她的爱人正新婚燕尔,才子佳人郎才女貌登对。成鬼,千百年后,仇红又爱上他的转世轮回。他要她高坐明台,活如常人,为她弑鬼帝,祭火冥府,为她堕凡尘,轮回三千。这一世,仇红吻过他眉眼,再是最殊途,也无悔。为他生,为他死,涅槃寂静,离众相故。

角色:

鬼冢:寻魂引渡

《鬼冢:寻魂引渡》第1章 仰金山,雪崩免费阅读

上世纪九十年代。

西南边陲。

朱槿倚着树干,远处的山脉藏在迷雾里,模模糊糊,看不出大体的形状。

罗生民搓着手从门边上走过来,他走得很慢,腿脚有问题,一拐一拐的,脸上表情冻硬了似的,五官凝在一起。

“这山,上不了。”

朱槿心里有数,朝小刘使一个眼色,背过身去,烟瘾作祟,他又吞了几片薄荷糖。

他听见小刘压低嗓音,罗生民被他揽着肩膀凑得很近,价码在已经被开到了最大。

三秒钟,罗生民的神色变得有些犹豫。

小刘拍了拍他的肩,撑着膝盖起身。

还没往朱槿那边走,就听罗生民在身后颤颤巍巍地讲。

“红姑在山上。我带着东西和你们一起上去,不能走散,到了上面先找红姑。”

“只要红姑在,死不了人。”

朱槿看了一眼罗生民,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刘,问:“找不到呢?”

罗生民的脸色又惨淡下去,

小刘张着嘴想说什么,他察觉到罗生民又有些退缩,忙走过去,正要开口,被朱槿眼神示意打断。

“……”

罗生民沉默了。

朱槿看着他,脑子里浮现出远山缥缈的轮廓,那雪山仿佛近在眼前,又仿佛万里之远。

来之前他们做够了准备。

或者说,他们以为他们做够了准备。

雇他的人开出了天价。

那个人说,只需要朱槿上山,只要他能上去,完成他一个心愿,朱槿不仅能得到天价的酬劳,还能将过去的劣迹斑斑一笔勾销。

金盆洗手。

那人面色灰白得像一片化不开的雾,软如无骨的身体陷在沙发里,背景是一片深色,整个人已经失去了人的形态,就像一滩臭掉的污水。

朱槿不在乎钱,他只想从头开始,亡命徒做了三十来年,他早就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可当机会出现,他还是义无反顾。

上雪山他有经验,但不多,凭借之前的经历购置了登山装备,召集清点人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目的地。

仰金山,宿谷语里发音近似作“xinniang”,听起来像新娘,翻译成白话,叫仰金。

朱槿不了解宿谷语,这是大陆边陲一个人数稀少的古老民族,谷姥族,流传千年的语言。

千百年来谷姥族生活在仰金山以北,避世独居,鲜少与外界往来。

朱槿试过与他们打交道,但显然不被欢迎。

谷姥族送他的第一份大礼,就是他们全队一行人十八具尸体。

仰金山不欢迎外族人,它是谷姥族的圣山,世世代代守护着这个民族,保佑他们繁衍生息,安居乐业。

作为回报,谷姥族守护着这座山,尊敬它,崇拜它,将它视作生命图腾,族中男子凡十八岁,都会以龙须草汁液刺青于背,这是英雄后裔的象征。

朱槿的雇佣者很有耐心,他在朱槿狼狈失意逃回北方后,托人带给他一份身份证明,干净、崭新的新人生就在那一页印有朱槿头像的薄薄纸页上,触手可得。

三个月后,朱槿整装待发,再度回南。

这次,他从仰金山的南边出发。

小刘跟着他一起。

罗生民是他们的一块敲门砖。

朱槿打听过了,这个地界是罗家人的主宰,罗生民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他简化了来意,只说他们要上山。

罗生民带着灰头土脸的两个人先上了村南的山,走了两个小时山路,又让他们等在那幢与世隔绝的破旧瓦屋之外。

朱槿答应了,在罗生民走远后拿出了望远镜递给小刘。

罗生民提着灯往前走,踉踉跄跄地,走近那暗红木门,拳头拢起来低过胸口,敲了深浅各三下。

开门的是个小女孩。

朱槿没说话,跟小刘互递了一个眼神。

朱槿天生视物能力超凡,他不需要凑近也能看清那门里女孩的长相。

她很瘦弱,甚至有些发育不良,头发是浅黄色的,打着卷,脸很窄很小,仿佛揉一揉就会看不见。眼睛像葡萄,乌黑的,滴着水,但眼神很淡,几乎没有焦点。

朱槿甚至要以为她是个盲人。

“…你们要上山?”

她嗓子很细,倒没有小孩子的尖利,听起来温声细语,朱槿心里的烦躁平息了些许。

可她说的是你们。

朱槿和小刘几乎站在那幢瓦屋五十米之远的地方,树林是最好的掩体。

小刘谨慎地看了朱槿一眼,两个人屏着呼吸后退几米,又到了一丛乱草之后。

他们什么都听不清楚,交谈声经过山林回声,窸窣的声响一并混着,忽地耳边惊起一声炸雷。

他的思绪回到现在。

罗生民站在他眼前,略过了方才他的提问,只是站起来,远远地看向雾中缥缈的圣山。

“伽陀会保佑我们的。”

保险起见,朱槿又下了趟山,开着皮卡,出钱找了几个镇上的年轻小伙子,分了装备干粮,一起上山。

上山之前,朱槿留下了小刘,做安排吩咐,“你留在这里。”

小刘盯着他看,眼神像要把他盯出个洞来。

朱槿不多解释,“下面需要有人留守,以防情况有变。”他不打算再就这件事讨论,换好装备提上登山包,大阔步出了暂住地的门。

小刘不再挣扎,罗生民倒是很为难的样子。

“你们最好一起上去……”

朱槿挑眉。

罗生民搓了搓手,哈出一口热气,放在大腿上揉了揉。

“留在这里,才会生变。”

朱槿却没那个机会求证他这话有几分真。

雪山上的天气多变,云雾诡谲,他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上午,雪崩之后,他腰部以下被埋在积雪之中,知觉全无。

等到他好不容易拖过工具包把自己挖出来,太阳已经爬到头顶正上方。

他的手结着冰茬,登山杖一瘸一拐,一深一浅地走。

他在天黑前找到一个山洞,从医疗包里找到需要的东西,给自己扎了一针缓解阵痛,但他知道这毫无用处。小刘已经死了。

他亲眼看见,那道突然出现的雪潮把他吞没,仅仅是一秒钟,小刘一半身体就被埋了进去,然后幸存的头也开始往地下陷。

先是嘴巴,然后是鼻孔,再是眼眶。

啪一下,什么都没了。

雪坑之下是望不穿的,朱槿发了疯一样的冲着那可怖的深坑喊,没有回音。他花了很长时间冷静,在独自出发的第三个小时,遇到了雪崩。

小刘死了。

他现在也快了。

                           

原创文章,作者:桥下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tfgi.com/read/2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