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有一剑,可定乾坤!》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自有一剑,可定乾坤!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一笔落凡尘

简介:小镇口,一清袍男子对着眼前的青年问道:“为何持剑!”青年低头看着手中的剑轻声说到:“为天下太平。”清袍男子进一步问道:“若天下动乱,百姓皆入苦海,当如何?”青年抬起头看着清袍男子,一字一句道:“我自有一剑,可定—乾坤!”

角色:

我自有一剑,可定乾坤!

《我自有一剑,可定乾坤!》第1章 道士下山免费阅读

“吴凡,吴凡,快醒醒,有事做了!”一个穿着捕快服装,腰间挎着一柄制式长刀的大汉一边摇着躺在床上的青年一边说道。

“嗯,干嘛啊?这才几点啊就叫我起床?”醒来的青年一边揉着眼一边说道。

“还几点,这都快巳正(十点)了,太阳都挂天上大半天了你还偷懒,小心让县太爷看见,撤了你的职!”好不容易摇醒青年的牛大勇,看着这个还在伸懒腰的青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还在床上伸着懒腰的青年听见牛大勇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而听见牛大勇说到“县太爷”这三个字的时候吴凡咽了一下唾沫“咕咚”。没有注意到吴凡动作的牛大勇继续说道:

“赶紧收拾一下,一刻钟后出发去刘家,他们家出事了。”说完牛大勇就就走了出去。

这牛大勇走是走了,但是屋内的吴凡却傻眼了啊!脑子清醒过来的吴凡看着古朴的房间,又看了看床上的被褥,再掀开被子看着自己穿着的白色衣装。“咔嚓!”脑海里一片雷声闪过。

吴凡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如果人的心声可以外放的话,估计可以听到吴凡在大喊:“我艹!我艹!我艹!我艹啊!”大概缓了五分钟后,吴凡慢慢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但他还是心有疑虑,以为自己是接了个群演的单子,只是自己忘了罢了。

抱着这样的一个念想,吴凡快速的穿上放在衣架上的捕快服走出了房门。

刚走出房门,吴凡便看到衙门内牛大勇正在调集捕快,而刚好牛大勇也看到了穿好服装的吴凡。

一边伸手去拉吴凡一边说道:“吴凡,赶紧给老子过来,没看到马上就准备出发了吗!”

待吴凡站到队列后,牛大勇站在前面说到:“刚刚接到消息,刘家家主刘英死在了自己家中。今天这件事非常严重,老子得到消息,这件事连鬼面人都来了,而你们要做的,就是什么也不要乱说,也不要乱做,干好自己职内事务就行,有人问你们话你们就如实说就行了。都听见了吗!”

众人齐声:“听见了!”

“好,出发!”说罢便带头走在前面,往刘家的方向赶了过去。

虽然说牛大勇说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但还是有人在队伍里窃窃私语道:

“我艹,鬼面人都来了,有这么严重吗!”

“那谁知道,说不准人家刘英上面有人罩着来。”

“哎~,你们说刘英不会有个小老婆是上边大官人的女儿吧,哈哈哈哈!”

……

听着队伍中的窃窃私语,牛大勇沉声说道:“记住老子的话,祸从口出!别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哼!”随后队伍里便没了声音,只剩下了急促而又沉闷的脚步声。毕竟众人也不傻,一个整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自己人摸鱼打滑得人突然别的这么严肃,傻子都知道出事了。

跟在队伍中的吴凡,回想着刚才众人的话,看着周围陌生的面孔,本来还在悬浮着的心慢慢沉了下去。突然,走在队伍中的吴凡,头部突然剧烈疼痛起来,然后便“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接着便捂着脑袋躺在地上来回翻滚起来。

旁边的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而走在前边牛大勇更是摆出了停止的手势。随后便一脸怒容的走到了后边,看着躺在地上的吴凡便气不打一处来,弯腰握住吴凡的衣领就一巴掌扇了上去“啪!”

“吴凡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身世可怜我就会一忍再忍,以前你怎么做妖老子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今天情况特殊,你要是再给老子作妖,你就给我扒了这身皮给老子滚!走!”怒喷了一会吴凡的牛大勇一脚把还在蒙的揣进队伍便赶到前边带头去了。

而被扇了一巴掌的吴凡进队后也没有什么反常,就是面部呆滞的跟着队伍继续前进。

之所以面部呆滞,是因为刚才他收到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没错,以前吴凡老是嘲笑的小说情节出现了,记忆接收!以前吴凡看小说的时候看到记忆接受这种桥段都会嗤之以鼻,并且骂作者不长脑子,说人都死了还哪来什么记忆。

结果,还真被打脸了!还是啪的一声的那种!根据前身的记忆,吴凡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这并不是吴凡认知的任何一个朝代,与其说是吴凡穿越古代,更不如说是穿越异世。

也就是说,以前吴凡在历史老师那学的任何历史可以说是一点用都没有,因为这个世界该有的都有!而且以前吴凡看小说,小说上都说什么学好数理化,穿越都不怕!可他妈的老子高中选的文科啊!我他喵的是理痴啊!ε(┬┬﹏┬┬)3

想到这里,吴凡可以说是一脸黑,这时候如果用一句歌词来形容,那就是:“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T▽T)

就在吴凡胡思乱想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刘府的门前。牛大勇抬起手示意停下,独自一人上前敲了敲门。一会后,刘府的大门开了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随后就有一老者从缝隙中走了出来恭敬说道:“老夫是刘府的管家,敢问可是牛捕头?”

站在老者对面的牛大勇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本官。”

听了这话,老者长出一口气说道:“我家老夫人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牛大人,里面请。”

牛大勇听到这话回头看了看。老者看到牛大勇的动作,赶忙说道:“牛捕头,我家老夫人因为这件事现在身子骨不太好,而且升平县县令大人也在,不如牛捕头就带一个机灵一点的进去可好。”

“奥!县令大人也在?”随即便转过头去说道:“吴凡留下,其他的兄弟们在刘府周围巡逻,注意一下可疑人士。”

听到牛大勇的命令,除去吴凡以外的人抱拳行礼,随即便四散开在刘府周围巡逻起来。

看着剩下的两人,老者赶忙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随后带二人进入了刘府。

跟在牛大勇身后的吴凡左看看右看看,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走在前面的牛大勇是一头黑线,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怎么就带这小子进来了。

没过一会,老管家就带着二人来到了正堂。此时的正堂内,到处披挂白绫,正堂中间摆着一口棺材,此时的棺材还没封棺。

就在牛大勇要上前一看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捕快杂乱的声音。

“是谁?快,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打伤了我们这么多弟兄!”

……

就在这时,两个黑衣蒙面人轻飘飘的落在了正堂的房顶,随后刘府冲进来一群捕快,怒视着屋顶上的两人,冲牛大勇说道:“捕头,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我们问什么他们也不说,还打伤了我们几个弟兄。”

随后牛大勇回头看着房顶的两人说道:“不知道两位是?”

此时牛大勇心里有了一点底,但是他不确定,所以他要问。如果那两人真是自己想的那样,别说打伤自己几个弟兄了,就算这个小镇被屠杀殆尽,都没处说理去。可如果不是自己想的那样,那也就只能放几句狠话了,毕竟看对面这两人的身手,自己也够呛是对手。

这时站在房顶的二人掏出一块牌子,声音嘶哑的说道:“鬼面人奉旨查案,闲人退避,否则—杀无赦!”

众人看着黑衣人手中的牌子,整个牌子通体呈黑色,就像是朽了的木头,但是“鬼”字却是金色的,并且被一个金色小龙环绕。

说实话,整个牌子除了鬼字和那条金色小龙,基本没什么特殊的,但它就是让下面的众人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

在小镇的一处酒馆内,一位说书人说道:“在这大周国,你可以不知道有几位亲王,甚至于你可以不知道当地的县令叫什么,但是你必须要知道:一皇二鬼三仙四王!

这一皇呢当然就是咱们大周的女皇大人了,也是咱们大周百年历史上唯一一位女性皇帝。当时女皇大人上位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看好她,甚至朝堂上发生了很多很多古板的大臣逼女皇大人退位的事情。可是仅仅一年的时间,当初的那批大臣死的死,退的退,朝堂可以说是焕然一新,而在第二年女皇便创立了鬼面人,监察百官,真正打造了一个上令下从的大周王朝。

二鬼,据说天鬼和地鬼是鬼面人的两位首领,只听从于大周女皇的命令,没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因为见过的,都已经死了。传说这二人一直守护在大周女皇的身旁,可见二人的忠诚。有人猜测其修为是九境!

三仙,三位九境绝颠的剑神,之所以被称为“仙”,是因为三人一直守卫在大周的边缘部分,救了很多处于战乱中的平民百姓,每次都犹如天上谪仙临凡,因此三人越传越神,以至于被传到“剑仙”的地步。但又因为谁都没有见过这三人,因为他们救得人几乎和睡了一觉一样,只是模模糊糊记得三人的身形:三身白衣,三柄青锋,以至于排在一皇二鬼后边。

四王,这大周王朝啊有四大异姓诸侯王,被世人称作是大周王朝的四大边防神将,其中有:镇守北方抵挡妖族的八境绝颠“熊王”燕正雄,镇守西方抵挡蛮族的八境绝颠“剑王”秦无道,镇守南方阻挡蛊族北上侵略的八境绝颠“金佛”无法,最后一个就是唯一一位突破九境的“天通道人”楚天,其主要职责嘛,就是看住咱们的老邻居倭国了。”

这时就有人提出发问了:“说书的,你说这个八境绝颠,那个九境剑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给我们讲讲呗!”

“咳咳,怎么说话呢!”这时说书人不高兴了!,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羽扇轻轻扇了扇。

“啊?这…这,哦,哦!看我这臭嘴!来,先生喝茶!”说着问话的男子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说书人一杯茶。

“哼,还算有点眼力劲!”说书人说着端过茶来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这境界之分啊还是我当年游历江湖的时候听人说的。他说,这大周王朝里面共有四种修士,就是体修,剑修,佛修和道修–”

说书人顿了顿,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听好了哈,据那人所说啊,这剑,乃百兵之君也;剑修,应坚毅不屈。剑出,应无所畏惧;剑指,当所向披靡!

这体修呢,那人是这样描述的:肉身强横,体术纵横,一身横练功夫无敌天下。

不过这道修啊,我却是知道:道修呢,修是万法归一,五行术法那是信手拈来啊,尤其是到了五境以后。那一步出,可是阵法无双啊!

最后一个佛修吗,怎么说呢,其实以前大周是没有这个派系的,不过四王中的金佛无法把它从西域传到了中原地带,这派系戏就慢慢延伸出来了。对于佛修的评价呢,江湖中只有寥寥十六字的描述,那就是:双掌合十,灵台自现,法相一出,谁与争锋!”

说了这么多,说书人停下来喝了一口水,可能是说上瘾了吧,就继续说了下去:“关于境界之分吗,我就只知道一个大概,更细的我就不知道了。据说这人天生拥有九大元府,不过人们的九大元府生来自闭,唯有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冲击,才能破开体内的元府,破开一个元府者并纳入灵气者被称为一境,以此类推,破开九个元府的人,就被称为九境了。

不过呢,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修行的,这人呐,天生元府的同时,还天生八脉,若是一脉不通者,便不能修行!若是通了一脉,倒是可以修行,可是这忙活一辈子,顶破天也就修个二境,而能够破八境九境的滴仙人,无疑是通了七脉以上啊!这下知道修行有多难了吧!

而且这还不止呢,这剑修啊,非君子不可修也;道修呢,非有财力者不可修也;体修,非有大毅力者,不能修也;佛修,非有向佛之心者不可修也!总的来说就一句话,你要是有钱,你就去修道;你要是有一颗心系天下,刚正不阿的心,那你就去修剑;你要是能耐得住疼,耐得住熬,那你就去修武;你要是有一颗向佛的心,还能够摒弃红尘的话,那你就去修佛。所以说啊,这大周国内的修士是体修多余剑修多余道修多余佛修的。好了,一不小心说了不少了,今天就到这吧,走了!”说完,说书人便离开酒馆。

后边还有人追喊道:“这就不说了啊?再说一会呗。”

等了一会却是无人答话,众人也就只能悻悻散去。

……

与此同时,大周最南边的一座山峰上的道观内,一名身穿道服的老者睁开了眼睛,一抹精光暴射而出,他伸出手来掐指一算,笑了一下,对着旁边的年轻道士说道:“景春啊,该下山了!”一旁的年轻道士听到老道士的话,着急道:“师傅,可是景春怠慢了您,为何要赶徒弟下山啊!”

老道士伸出手来摸了摸洛景春的头,说道:“景春啊,天命现世了!”

年轻道士听到这句话,急忙说道:“那岂不是~”

“无量天尊!”年轻道士话还没说完,就被老道士打断:“不可说也,下山去吧!”听到这里的,年轻道士只得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看着离去的洛景春,老道士自言自语道:“景春啊,大劫已到,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这破局之法了。”说罢,老道再次闭上眼睛,道观再次陷入安静。

                           

原创文章,作者:一笔落凡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tfgi.com/read/2243.html